2008-09-30

再谈谈"吃"

吃的文化本来轮不到我这个窮小哥说话,不过今天给星洲副刊的两位美女大学生谈起鱼虾,驚喜之余琦哥记忆古早的"吃"的历史.......
最近的喜宴婚宴筹錢宴社团宴参加得多,荷包大出血还不怎样,身体增加了不少化学食品(谁敢说那一道菜是健康的?)的毒素,尤其是鬧的沸沸揚揚的中国黑心食物,(其实始作俑者还不是鬼佬化学工业奸商!后来给又贪又笨的中国奸商学了)真的使我们小生怕怕!(还有第六根的耳根有时也很受罪,虽然是做音响生意也是怕噪音吵耳,也是一种毒素).
在泰国看蒙哥和毒蛇大戦后,蒙哥一定赢,蛇死后就是我们的食品

我不是美食家,也不是煮夫之流,只是敢(不是特别喜欢)嘗试吃些特别的食物,日本刺身生的鱼肉,海胆湿湿碎,泰国炸蚱蜢送"狮啤"都不錯,蛇胆和血加威士忌泰国仔说清血帮"男"忙(心照!),韓国蒸虫蛹味道不是很香,北京的炸蠍子却不比泰国的蚱蜢好多少,广西娃娃鱼的味道和生鱼差不多,只是"炒"的太贵了(国家一级受保动物呀),大马遍地野味菓子狸,水鱼,草龟,四脚蛇,黄蟮等閒吃,黄猴,虎肉和熊掌做的好吃与否每间山寨店味道都不同,只有两种满街跑的猫狗怕不干淨不想吃,几乎山里野猪黄獐水里魔鬼龙虾,河中鱼王白须都可当口福,真的要多谢琦哥的獵人朋友和钓鱼好友关照.
........自从"殺士"发生后就开始少吃许多野味,为免了宝珠姐担心........
然后把蛇血蛇胆参入威士忌酒,據说喝了壮阳又明目!

大马的海産应该大部份都访问过我的胃吧,不管是自已釣新鲜(那是另一把刀的故事,精彩经历有时间才写)的或買的,淡水鱼虾中就没吃过红吉罗(不是山脚下男孩唱的那种怪鱼,唱到挪威的三文鱼去了)砂州的"恩不老"也没机会吃,不过有时会怀念在巴西不南邦吃过的一种鱼,那儿的漁夫叫青壳(福建话)一种多三角刺可吃内臟的鱼.
当年吃了两次熊掌,想回来有些残忍,罪过罪过.

近几年发现一个宴会辦席现象,就是海边漁港的海鲜樓上门到会,尤其適耕庄很多间海鲜楼搶了很多吉隆坡传统酒楼的生意,可能K.L.社团负责人喜欢那儿的海鲜较新鲜美味吧,看来会流行不少日子.
水菓之类就没什么好写,样样都好,近几年火龙菓都不錯,只是品种参差不齐红的很多不够甜的也推出市场卖,完全没有品管.至於榴櫣不说了,冒死吃"毒'菓......

30-09-08晚

1 条评论:

Jo C. 说...

什么野味都可以不吃
就是对榴莲欲罢不能!

希望我用对了成语了吧?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